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报道 >
中国政府信息公开:从权益走向效益
字体: 来源:本站   发表日期:2015-11-5   已有人浏览   [人评论]
  政府信息公开是社会进步的共生环境,是现代民主政治的重要标志。整个世界,自西方启蒙运动开始,随着民权保护的浪潮,政府信息公开亦伴随着现代政治体制建设而不断发展。相较于西方发达国家,中国的政府信息公开起步较晚,真正意义被提及,源起上世纪80年代前后,纪委及监察部门为反腐及预防腐败而做出的相关规定,在法律上予以保障则是2008年5月起实行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的政府信息公开建设发展速度迅速,尤其是进入信息社会后,依托政府网站,越来越多的信息公开平台被构建和完善。合肥本土网站建设公司也在顺应这个大趋势做好信息公开网建设。如今,政府信息公开已然成为政府工作的重点之一,伴随着政策要求的步步深入,重点领域信息的逐步放开,逐渐形成了常态化、稳定的信息公开格局。

毫无疑问,信息公开是循着保障公民基本权利而来,在公民的知情权及监督权的保护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促进了公民意识的觉醒。

在大数据、云计算、社会化媒体等全新信息技术的猛烈冲击下,政府信息公开在公开内容及公开方式上均得到大幅革新,但也面临着巨大的价值危机。政府信息公开透明不仅是政府转型的内在需求及强力驱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更是重构市场、政府、社会三者之间关系的杠杆与支点。

据不完全统计,政府掌握的信息数据资源占全社会信息数据资源的比例超过80%。如将整个社会的信息资源比拟为一个链条,政府数据资源则在整个链条中占据了最主要的部分,能够填补众多领域的数据空白。然而大数据时代的来临让政府信息数据资源既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金库,又面临着全新的机遇和挑战。无论是商家还是社会公众,越来越多的人对政府大数据抱着高度的期待。政府信息公开透明已经不是简单的公民基本权利保护的诉求了,而是撬开、挖掘、开发这座数据宝库产业化诉求。政府信息资产化、产业化,转化成生产力,实现由权益向效益转变已是大势所趋。

无论是在技术层面还是从理念趋势层面都可以将信息公开的发展趋势概括为以下几点:

一、公开转向开放

面对迅速变革的环境,政府信息最直接、最迅速的一个变革便是政府信息由公开向开放转变。由公开向开放转变,本质上是理念意识的转变,政府信息公开由过去的被动公开,转向积极开放,不仅符合政府转型、构建服务型政府的内在要求,而且也是政府在全新的环境下拥抱互联网,融入信息社会发展潮流的顺应之举。直观来看,政府信息由公开转向开放,预示着在大数据时代,政府信息无论是在公开内容上还是方式上都将迎来一个爆发期。

二、权益转向效益

当信息数据被誉为信息社会最宝贵的资源财富时,具有先天优势的政府信息将被视为一座未被开发的金库。公民意识的觉醒,政府信息公开的权益保护属性将不再是主位的,而政府信息作为资源被挖掘、被开发将上升成为最主要的属性。可见,政府信息资源走产业化道路转化成生产力,对提高政府信息资源的利用效率意义重大。此外,政府加强自身信息资源的利用深度,对支撑政府智慧治理,提升治理能力,实现治理体系与能力现代化也将是一个必经之举。

三、信息转向数据

大数据时代,数据成为资源的核心环节便是数据处理,在全媒时代,信息爆炸的今天,在信息传播上政府媒介不占据优势。另一方面,政府掌握的数据资源固然很庞大,但更多的数据资源仍是非结构化数据资源。这也是政府信息资源利用效率较低的一道坎。随着政府对信息资源的重视,由信息转向数据将是政府加强政府数据利用的外在表现。政府信息资源的深加工,将使政府作为国家公器的效益无限放大。

四、“一元”转向“多元”

社会化的浪潮是信息时代的显著特征,而对政府信息公开而言,带来的不只是一场“舆论盛宴”,更是一次民主的拓展与革新。信息公开也正由单一的披露走向多元共享、由管制型走向服务型。可以假想若干年后,在不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里,政府将不存在信息公开,而是成为一个数据众筹平台,政府的主要功能不是产生数据,而是集散信息数据、甄别信息数据。

五、“多元”转向“一元”

大数据及其相关技术一个最显著的功效便是数据的交叉互印,简而言之即是一个数据可以多个维度的其他数据予以印证,保证数据的真实有效。在政府信息公开的主体由“一元”转向“多元”的同时,政府信息数据来源则将由“多元”转向“一元”,这也是数据库建设的基本原则之一,最大程度地保持“元数据”的真实有效。

当前政府信息公开的几个困境:

一、缺少交互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信息公开都处于被动输出的状态,无论通过何种媒介,信息公开深度与否,缺少交互是政府信息公开最突出的问题。因为缺乏公众的参与,所公开的信息公众关注度低,能够达到的效果便更为微弱。李克强总理曾指出,要采取配套措施,加强相关制度和平台建设,使政府经济社会政策透明、权力运行透明,让群众看得到、听得懂、信得过、能监督,要把人民群众的期待融入政府的决策和工作之中。只有政府信息公开产生交互,政府信息公开才会体现应有的价值。

二、效率较低

政府信息公开效率较低主要分为两个层次,一方面是公开工作本身效率较低,即由于制度性因素的局限,相较于商业门户而言,政府媒体被远远甩开。此外,受到政府部门小团体利益的影响,更多的重要领域的信息长期被“捂住”,不能得以公开。另一方面则是所公开的信息利用效率较低。国内大数据先驱百度公司董事长李彦宏曾直言,“当前政府所公开的信息目前政府手中掌握很多大数据资源,有的开放了,有的没开放,有的名义上开放,实际上没开放。希望在政府大数据资源方面还能有所提升。现阶段不适合谈论大数据的隐患,更多精力应投入到关注其优势方面,也期待政府公开更多数据资源,让商业公司去开发、利用。”这其中不难看出当前政府所公开的信息可利用的价值与社会数据利用的渴望之间存在着巨大的矛盾。其次,就政府治理本身而言,鲜有能够发挥政府信息分析,精准服务的潜力。政府信息公开效率较低严重阻碍了政府信息向大数据迈进的步伐。

无论是完善当前政府信息公开,更加充分地保障公民知情权、监督权,促进政策决策民主化、科学化,还是下阶段在大数据时代,构建“数据政府”,实现政府数据开放,政府信息(数据)资源走效益化发展道路是趋势也是优势。如何在中国特色制度环境中,实现政府信息公开(开放)效益化发展是当前政府发展信息公开的首要任务。

一、盘活存量,寻求增量

随着统计学方法的不断演进,社会的不断进步,政府掌握的信息数据资源存量呈现指数级增长,而政府的数据利用却只是呈线性增长,二者之间发展节奏全然不协调。实现政府信息的效益化发展,最直接亦是最简单的便是盘活存量,寻求增量。在社会财富价值总量领域,货币在市场中流通的次数和速度对社会财富总量起着决定性作用,对比信息资源这一“财富”,最简洁的方式便是让数据与信息资源充分流动起来,从而绽放数据流动的魅力,释放流动的红利。而信息流动的重要环节便是数据开放,打开数据仓库之门,让社会充分调用信息数据资源。政府信息更加稳健、积极和开放地公开,不仅会起到促进信息传播与流通的示范效应,也会以其权威性的杠杆力量撬动社会信息资源的强劲势能。数据开放的纵深与信息资源产生的效益大小成正比。

二、信息获取的变迁

在数据开放之后,海量的信息涌出,在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必然伴生出“数据选择恐惧”。换而言之,信息获取将实现变迁。信息传递的到达是采用“拉”还是“推”的方式,抑或两者兼顾?这是未来政府信息公开的一个选择,也是政府转型的具体表现。这一切主要源于用户的需求——他们想要的精华内容,而不是频繁、低价、无意的信息。Timeline管理技术,也将从时间逻辑排序的角度,解决所需要的信息被海量信息淹没的困境。是否可以假想,未来的信息获取应用将类似于微信的超级应用,集合推、拉、timeline管理于一体的数据应用。

三、没有隐私数据,只有数据使用法则

相对于大数据(bigdata)而言,小数据(idata)主要指的是在大数据环境中,涉及到个人隐私的相关信息及数据。交叉互证功效作为大数据最显著的特征,使得个人在与社会产生交互,社会化的过程中,难以彻底“捂住”那些小数据,小数据在社会交互中也会给你带来更多的便捷(如京东通过你的购物信息,把你的预购商品安排到离你最近的仓库,压缩整个网购时间长度,给你带来良好的网购体验),同理在商业社会信息化发展中,个人的小数据不被“开放”也是难以与社会产生交互的。换而言之,在信息化商业社会,没有隐私数据,剩下的只是数据使用法则。无论是法律制度还是技术保护,建设的不是“捂住”数据信息的盖子,而是构筑安全运行的行车轨道。

四、数据深加工,衍生全新的数据服务

数据最终要被应用才能发挥其潜力,挖掘出价值。年前,一份关于大数据档案在互联网上火热传播,不难看出,各国在大数据利用或者政府数据开放都采用了构建国家数据网站,将各类数据集中向社会开放,并提供开放接口API,采用众筹模式,让公众在这个平台上自由开发相关应用,从而实现数据的利用与深加工,衍生全新的数据服务。而在国内,除北京、青岛、合肥等少量地区已经搭建了相关政务网站建设数据平台外,国家层面,则仅是国家统计局搭建了“国家数据”这一大数据平台雏形,但整体效果甚微。目前国内较为超前的部门则是“中国天气网”之“智慧天气”,它通过将天气信息资源开放予公众自由开发,迈出了数据利用重要的一步。政府信息资源效益化道路,需要人民群众具有无穷的创造力。
上一篇: 安徽整合基层网站建设 推进政府网站集约化建设 下一篇: 数据开放共享是大数据竞争战略核心
 

产品中心

讯聪政府信息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河南讯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